联系我们
 您在这里: 首页 / 媒体 / 企业动态


历史的天空:安全·梦想·邂逅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及网络的应用普及,网络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社会生活、经济发展甚至国家、政府安全至关重要的问题。目前,
历史的天空:安全·梦想·邂逅
出处:现信息技术MIT
作者:谢狸
发布日期:2003-12-11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及网络的应用普及,网络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社会生活、经济发展甚至国家、政府安全至关重要的问题。目前,仅在病毒方面,全球每天有超过40种新的计算机病毒出现,累计已有8万种电脑病毒在流行;2002年平均每月有600种至700种新电脑病毒问世;据美国《商业周刊》的数据称,病毒在2003年造成的损失超过130亿美元。而基于个人好奇、经济利益甚至政治目的而发起的垃圾邮件、黑客攻击更是令人防不胜防,信息安全问题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2003527日,一家以承担网络信息安全为己任的公司——
山丽信息安全有限公司经过长时期的酝酿,在上海正式成立。这对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甚至整个华东、华南地区的信息安全建设来说无疑是注入了更大的力量。半年多来,该公司在发展规划、集聚人才、产品技术研发及客户服务方面究竟进展如何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了位于上海延安东路港泰广场的山丽网安,采访了公司年轻的总经理周军刚。

    记者:周总,你好!今年网络病毒的连续大规模发作,使得网络安全问题越来越为人们所关注。作为一家信息安全公司,你们的特点何在呢?
    周总:我们公司的特点概括起来有四个方面。首先,这是一家上海本土化的信息安全公司。我国大量的信息安全公司集中在北京,虽然金山、瑞星等企业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但它们并不能切实满足上海、长江三角洲直至华东的需要。其次,作为信息安全公司,我们不是以产品为核心,而是以服务为核心的。第三,在全球的防病毒产品中,我们是唯一一款以防未知病毒为核心策略并实施整体防护的产品,我们的软件可以在不知道病毒特征码的情况下杀死病毒,这些技术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第四,我们是一家以上海直至中国的信息安全建设为己任的公司,我们的理念及责任感决定了我们要发展一流的技术、提供一流的服务。我们与上海的一些相关机构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
2003年入住张江高科技园区863国家信息安全基地,成为基地核心成员之一。信息安全这个事情比较重要,在一定情况下,会牵涉到国家利益。我们就应当和国家有关部门保持一定合作关系,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哪怕放弃企业自身利益,也要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山丽网安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尝试,今后我们将继续深化。


    记者:那么你们公司主要推出了哪些产品呢?
    郭总:我们推出的产品共有十个,目前重点推介的是
防未知体系数据防护体系,其中防未知体系包括安铁诺(Antiunknown)防病毒软件和网络堡垒(Netfortress)防黑客软件。


    记者:我觉得你们推出的这两个体系好象不同于以往的那种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式,着重从网络和系统本身出发。
    周总:对,我们走的是
后发之路,杀毒软件这么多了,何必再跟着去搞呢?我们研究的是计算机本身和网络本身的问题,是结构和架构的问题。在我们的防病毒产品体系结构里,病毒并不是研究的第一客体,就像我们人预防疾病一样,科研人员可以每天把精力放在研究病菌上面,而我们研究的是:作为人,他有可能被哪些传播途径来的病菌感染?因此,我们防未知病毒的方法便是:切断传播途径。人,是我们的研究对象。计算机本身和网络本身,是我们的研究对象。在全球计算机病毒领域,未知病毒的防范是现在和将来的研究方向。目前,国内外一部分厂商以行为特征作为防范方向已经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但以传播途径作为研究方向是我们首先提出来的,近三年来,从无任何资料可循,到有初步构思,到今天产品的呱呱坠世,应该说,整个团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感谢我们的团队!受鼓舞的是,我们发现国外防病毒知名厂商也在非系统性的使用了传播途径这样的字眼。同时,也受到了压力。(笑)在技术创新的道路上,我们不孤单。需要声明的是:我们是站在前人的基础上的搞出来的。没有现有的防已知病毒的杀毒软件,就没有我们这款以防未知病毒为核心策略的防毒软件:安铁诺(Antiunknownn)。这也是后发优势的另一层含义。


    记者:
2003年网络病毒造成的心理恐慌,使得防毒杀毒的观念深入人心。但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是被动地去防……
    周总:实际上防不胜防。只有从内部入手,才能理解本质问题。真正的问题应该是关注信息安全本身,去保护数据本身。讲究整体的防护,即使数据不小心丢失了,还可以恢复。


    记者:我以前看过一个报道,某公司员工利用网管的空隙,每天盗取一点不为防盗系统发觉的信息,半年后汇总起来盗得公司重要情报,这种情况如何避免?
    周总:首先必须明确,作为安全技术本身,不能涵盖所有的方面。安全问题从本质上讲是人的问题。长达半年的盗取过程至少说明在这半年中,公司和该员工之间缺少一个良好的沟通。人是最难管理的,人不同于机器,除了多交流多沟通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你不应当给他创造犯错环境。公司给员工创造了这样的环境,他犯错误了,到底是谁的错?所以制订的规章制度要尽可能把犯错可能性都消灭掉。一个成熟的员工会为自己长久以来没犯错误而骄傲。另外,我们的数据防护体系,网络监控体系都决不会允许这类事件发生,网络中进行的各项操作统统都有记录,有分析。


    记者:您对安全问题的看法还是相当精辟深刻的,你们公司核心安全理念是
创造、提升你的安全收益!”“安全收益是什么意思呢?
    周总:我们认为安全本身可以带来收益,正如管理可以出效益一样。这是我们想为这个社会做的重要的事情。我们会把安全方面的一些管理思想、网管的行为等等做成一个安全策略的软件,作为一个网管,他只要买回这个软件,就知道每天应该怎么去部署,怎么去防范,而且这个策略库经常会升级。这样网管的工作就会比较轻松,身边如同有位专家时时在指点。这样的软件就全国来讲,也是较少被人们考虑到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一个问题:人们往往愿意接受技术,而不愿意接受观念。

 
    记者:作为一个新企业,你们明年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郭总:首先,我们要在技术创新的道路上进一步深入,拿出更好、更完善的技术和产品;另外,我们要利用已成熟的先进技术和优质服务为社会的信息安全服务,我们将向社会发送价值一千万元人民币的免费服务金卡;我们将与上海的聚友网络、长城宽带、有线通合作,共同推进
无毒宽带的建设,为用户提供安全服务;我们希望可以协助上海信息委科委、上海市政府,通过我们的技术和服务将上海建立成沪上信息安全港;值得一提的是,要为社会服务,就必须让社会上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了解我们,2004年我们会有一系列市场宣传活动。


    记者:长远看,你们又有什么目标打算呢?
    郭总:致力成为世界范围内信息安全领域的领导厂商。对于这个目标,我们有一定的规划:既然我们诞生在上海,上海有这么大的需求,我们不可能把上海这个市场拱手相让。把根据地打好,立足上海,做到一年里有知晓度,三年有知名度。


    记者:对于这个长远目标,您谦虚地说是贻笑大方。但我从你的话语中感到您极有信心,这种信心从何而来?
    周总:当今世界,做安全厂商成为世界知名企业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做应用程序软件。你看网络这么发达,一个写得
的病毒科在一个小时内传遍全球。这也预示着,优秀的安全厂商既是中国的,也必须是世界的。所以说首先网络的传播为公司成为世界知名厂商提供了条件。其次是公司里有好的同事。我们需要什么人,正好就不小心被我碰到了。我们认为,人才决不是招聘进来的。人才招聘得进来么?人才是偶遇的、邂逅的。想法一致,一拍即合。


    记者:你这里有什么吸引力吗?
    周总:除了工资等一些必要的待遇外,关键是一个理念,一个梦想。有一个好的想法,要做成一个世界知名企业,大家一起来做。从激励层面来讲,梦想这个东西不是其他东西可以替代的。由于邂逅、由于机缘我们有一支合作愉快的好的研发队伍。从技术、网络、人才来看,成为世界知名企业是完全可能的。但这并不是在我手里完成,我只能把这个企业带到一定地步,然后退出来,请更好的人来做。


    记者:你刚才提到
人才是偶遇的、邂逅的这个观点非常独到,当你们邂逅了,你依据什么决定是否将他们请到公司来呢?
    周总:第一,他们要对信息安全非常感兴趣,第二他们要非常敬业和执着,有一起做出好产品的梦想。我们这个队伍的向心力非常强,他们的学历从中专生到博士生都有,我们在人才选择上兼顾专业性和互补性,专业是五花八门,以自动化专业为主,为什么?这是我们的一个特色,我想让我们的软件成为一个全智能化的软件。这个研发队伍有一种混合优势,他们在一起去思考去碰撞,产生了非常美妙的想法。有这些
邂逅到的好同事,让我觉得很幸福。

    这次采访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上海的软件企业长期以来一直为国内同行所忽视,认为上海软件由于各种原因很难做大做强,然而从山丽年轻的管理团队身上,使人体会到一种为事业拼搏的热情、对技术追求的自信以及积极向上的动力。从其产品的整体、完整、先进和系列呼应上,记者判断,这家由年轻人率领的年轻公司,具有相当的发展潜力。也许未来的发展可以证明这一点。

Keywords: 文件加密 加密软件 数据安全 华人代购 iphone4s智能手机 sap培训 ?文件加密 长春草坪苗木 家用氧气机多少钱 安中国减肥训练营 成都律师事务所 vertu手机 上海宣传册设计 石英石设备 不锈钢万能粉碎机 银川手机网 车载天线 瑜伽教练培训